<address id="pvn9p"></address>

      <sub id="pvn9p"></sub>
        <thead id="pvn9p"></thead>
        藝海擷英

        方寸之中金石重

        發布時間:2020-01-17 來源:鳳凰傳媒網 點擊數:701291


        書、畫、印三棲藝術家賈德宇印象

        /西安美術學院教授 茹桂

        提起賈德宇,我便自然的想起到趙樸初先生的這樣兩句詩來:“天道無親常與善,人才非正不能齊”。賈德宇就是以其善良正派勤奮而感召了藝術之神,在書、畫、印諸多方面“參古定法,望今制奇”而卓見成效的。


            早在二十年前,我還未曾結識賈德宇時,就在報刊上陸陸續續的看到他所發表的作品。其書法的穩健而靈動,花鳥畫的嚴謹而灑脫,尤其是篆刻作品的那種從“規秦仿漢”中打下傳統技法的牢固根基,又不為其所拘,而能銳意創新的魄力,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們初次見面,是在西安音樂學院內我的“古月齋”蝸居。那照例是一個令人汗下如蒸的傍晚。我正在伏案“爬格”,隨著輕緩而溫雅的敲門聲走進來一位自稱是“小賈”的年輕人,我當即斷定這就是德宇。他中等身材,顯得墩實干練;濃眉下閃動著機敏而謙和的目光,給人以睿智而又親和之感;言談溫文而條理,謹慎的用虛心保護著自己的聰慧。只有在談及藝術尤其是書畫篆刻時,才不禁眉飛色舞,拍岸動情,將一顆純真雅趣的童心袒露無疑。就這樣,我們自然很快成為朋友。


            苦難是天才的墊腳石。賈德宇是共和國的同齡人,既沐浴過共和國旭日的陽光,領受過生機勃發的歲月,又經歷過使他迷惘不安的動蕩的十年浩劫。“冰河解凍,大地回春”之后改革開放的大好時光,才使他生命中涌動著一股熱力,更加充分的展示自己的才華。我想,真正的大智大勇者的主要標志就是:無論生活怎樣坎坷、曲折、多變,他都能讓心靈不迷失自己的使命。

            賈德宇是以藝術為自己定位的。他出身于書香門第,其父賈若萍是一位開明紳士兼儒商,又是收藏家。他幼承庭訓,從小就生活在金石書畫的陶染之中,曾受過趙望云、黃胄、方濟眾、康師堯等藝術大家的啟蒙,使他的心中扎下了藝術的靈根。其后隨著歲月的流變,他下鄉插隊,進廠當工人,到中學當教師,搞工藝設計,在陜西賓館先后負責畫廊和擔任副總,并擔任省領導干部的秘書,直至目前還在市政府機關從事行政管理職務。工作調換,崗位變動,這期間難免有酸甜苦辣,冷暖沉浮,曲折坎坷。但賈德宇一直保持著勤懇、精細、負責的工作作風,對同志寬容、忍讓,謙和克己,根本沒有把心思用在名利場中,而對所鐘愛的藝術卻絲毫未曾忘懷,他生活的每一個歷程總是在工作之余伴隨著艱辛的藝術實踐與探索,伴隨著豐碩的收獲與勞動之后的歡欣。他是真正“從奮斗中享用人生的苦澀與歡樂”的勞動者。


            中國古文字的本質含義及流變的軌跡,給我們昭示著中國書法、篆刻藝術的美之所在。賈德宇對諸如上古甲骨乩文、石鼓文、秦詔版、瓦當、墓志、塔銘、經幢以及泰山殘石、峰山刻石,都先后進行過細致的研究和臨摹,尤其可貴的是,他既能“參”,又善于“悟”,既能入乎其內,又能跳將出來,借古開今,尋求自家面貌。著名畫家方濟眾生前看了賈德宇的印紐作品后說道:“賈君德宇所制之印鈕亦多生動精美之致,若再從秦漢刻石造型既現實物象中多下功夫,當更臻佳境矣”。這中肯而頗有見地的教誨,指出了傳統與生活對創作的重要性,德宇在實踐中慢慢的有所領會。他所創作的上萬方印紐和篆刻瓦當,無論從相材取勢、應物造型以及運刀技巧等方面看,都在保持著古樸渾厚,蒼邁遒勁的同時,又能沉穩中見颯爽,顯得自然靈動,流露一股真趣來。篆刻的使刀如筆,爽健利,結體擅變,挪移得當及布白的虛實對應,都見出他的傳統功力與縝密思考。這足以說明有志于從事書法篆刻藝術者暗熟構成漢字的原理及其文化與美學含量,從而對它作藝術性的認識,才有可能為自己營造出廣闊的創造天地。賈德宇同時擴大了肖形印的表現領域,不但把它場面化,而且將版畫技法,金石趣味及造型的寫意性,融合于刻制之中,創作出簡凈拔俗、高古而饒有新意的作品。德宇的印紐雕刻也是獨出心裁的,不但有著從石料上看出生命的靈性,而且能依據石料的天然形態、紋理、色澤、質地結合印文進行構思設計,因才取勢,巧妙的運用圓雕、浮雕、線刻撲捉和概括生命意態,使之或端莊,或秀整,或飄逸,都顯出優雅多姿,端莊秀逸,自然靈動的格調,給人以獨特的裝飾性美感。






            嚴肅的生活態度,獨立的人格魅力,優性的智能結構,執著的藝術追求,為藝術家架起了成功的橋梁。賈德宇亦能書善畫,并且出版和發表有《秦漢瓦當印譜》《肖形印藝術》和《中國印紐雕刻藝術淺談》等論著及作品,足見他的知識結構和藝術修養是比較寬泛的。尤其難能可貴的是,他能將書、畫、印相互滲透,彼此融合,這就使他的藝術語言帶有一種個性色彩。歌德曾說過:“題材人人看得見,內容意義經過努力也可把握,而形式對大多數人是一個秘密”。我希望德宇進一步掌握這個秘密,這對作用于視覺的造型藝術是至關重要的。如能在窮目千里,更上層樓,那么他所刻的、寫的和畫的就都是意,不只是體;是神,不單是形。我們在開卷欣賞時盡可以順物玩情,隨著他所獨造的本色語言,探索無限的人類精神宇宙。



        CopyRight ? 2020 鳳凰傳媒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陜ICP備17013058號-1
        很很鲁很很很鲁在线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