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金莎娱乐 > 科学 > 环保违法尚需重罚,松花江污染只罚百万

环保违法尚需重罚,松花江污染只罚百万

发布时间:2019-09-06 22:25编辑:科学浏览(88)

    北京市环保局日前通报了今年七八月间京冀两地在大清河、白洋淀流域开展水环境专项执法的情况。通报称,执法行动共检查固定污染源3669家,查处环境违法行为364起,约占检查总数的10%。雷霆行动收效显著,固然令各界拍手称快,但也应该看到,目前已查处的违法行为依然居高不下。京津冀三地环保部门自2015年就建立了联防联动工作机制,并已实施十余次联合执法。经历如此密集的检查、处罚与整改,依然出现屡禁不止的情况,背后原因值得管理者反思。

    就在中央三令五申严查生态问题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下,还有不少企业顶风作案。究其原因,主要是环境违法成本仍然过低。虽然我国环保部门数百万元的罚单纷纷给出,并辅以追责问罪,但相比其他环保监管体系更完善的国家,处罚力度仍是“和风细雨”。

      广东东莞福安纺织印染公司号称“中国漂染工业老大”。这个企业因为违反了污染防治设施应当与主体工程配套建设并同时运行的要求。对于这种违法行为,根据现行环保法规,地方环保部门只能按法律规定的上限一次性罚款10万元。

    新《环境保护法》授予各级政府、环保部门许多新的监管权力。针对违法成本低的问题,设计了罚款的按日连续计罚规则;针对未批先建又拒不改正、通过暗管排污逃避监管等违法企业责任人,引入治安拘留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环保违法尚需重罚

    图片 1

      在这种情形下,通过立法强化环境法律责任可能是一个万难之策。国家环保总局有关负责人今日告诉记者,他们已经着手考虑这个问题。

    对此,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王先良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此2例处罚来看,国内类似的环境违法的现象肯定还很多。同时,也给环境违法企业释放了一个信号——环境守法是迟早需要面对的现实。”

    比如,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反馈工作日前完成。其中发布的辽宁省整改情况中,一项任务里提到,大连长兴岛经济区管委会为建设恒力石化3个项目存在毁林问题。而整改情况显示,相关单位只是积极补办用林手续,开展了林地恢复工作。大连市约谈了8名相关责任人,但最终处理结果并未对社会公布。

    比如,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反馈工作日前完成。其中发布的辽宁省整改情况中,一项任务里提到,大连长兴岛经济区管委会为建设恒力石化3个项目存在毁林问题。而整改情况显示,相关单位只是积极补办用林手续,开展了林地恢复工作。大连市约谈了8名相关责任人,但最终处理结果并未对社会公布。

      按法律:顶破天只能罚100万

    业内人士表示,按日计罚已经被列入包括新《环境保护法》在内的多部环保法律之中,预计未来按日计罚的案例肯定会更多。

    反观国外,美国政府早已认识到,小打小闹的罚款对环境犯罪行为并没有威慑作用,要推动环保就需要更严厉的惩罚。这不仅促成了1981年美国环保局环境执法办公室和1982年司法部环境犯罪科的成立,相关部门还传递出了法律规定必须遵守的信息。

    北京市环保局日前通报了今年七八月间京冀两地在大清河、白洋淀流域开展水环境专项执法的情况。通报称,执法行动共检查固定污染源3669家,查处环境违法行为364起,约占检查总数的10%。雷霆行动收效显着,固然令各界拍手称快,但也应该看到,目前已查处的违法行为依然居高不下。京津冀三地环保部门自2015年就建立了联防联动工作机制,并已实施十余次联合执法。经历如此密集的检查、处罚与整改,依然出现屡禁不止的情况,背后原因值得管理者反思。

      他说,比如实行环境违法“按日计罚”。他认为,实行按日连续处罚,在不增加环保行政罚款上限和处罚自由裁量权的同时,可以通过累积计罚,成倍地提高罚款上限,实质上加大了处罚力度。

    据山东省环保厅介绍,新《环境保护法》实施以来,山东省上下联动、部门携手、多措并举,严厉打击环境违法行为。

    当然,我国还应积极发展循环经济、建立循环型社会,在尝试使用排污费、使用费、排污权交易等市场手段的同时,扩大公众参与,倡导企业与公众自觉行动保护环境,多管齐下,真正打造绿水青山。

    而我国环境行政处罚主要基于《环境保护法》和《环境行政处罚办法》,具体处罚数额又依照其他管理条例。例如,企业污染防治设施未经验收就投入生产,违反了《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可处10万元以下罚款。“温和”的惩罚无疑让一些污染企业“底气十足”。同时,新环保法虽然提出了按日计罚,从经济手段上打击和震慑企业违法排污问题,但具体实施仍有待推进。

      一项迟来的处罚决定日前从国家环保总局发出,这就是对松花江污染事件的元凶———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石化分公司(以下简称吉林石化分公司)所做出的罚款100万元的决定。从污染事故发生到罚单的开出,时间跨越了整整一年多。

    认真贯彻落实环保法及配套办法,建立和完善全省环境监察工作制度。围绕落实“查封、扣押”、“按日连续处罚”、“行政拘留”等处罚措施,公开查处一批环境违法典型案件,发挥警示作用。这是山东省2015年环境监察工作重点之一。

    借鉴国外经验,笔者建议,我国的环境保护法律应当继续细化,并加强可操作性。一直以来,我国环保法律更偏重原则规定。例如,我国新《大气污染防治法》共8章129条,增加了重污染天气的预警和应对等内容,提高了处罚力度。相比之下,美国的《清洁空气法》共500多章节,对大气污染防治的措施规定得十分详尽,在各领域对控制目标、时限、保证措施等都有明确规定。只有立法明确、惩处得力,再配合不断加大的环保执法力度,环保工作才能起到实效。

    借鉴国外经验,笔者建议,我国的环境保护法律应当继续细化,并加强可操作性。一直以来,我国环保法律更偏重原则规定。例如,我国新《大气污染防治法》共8章129条,增加了重污染天气的预警和应对等内容,提高了处罚力度。相比之下,美国的《清洁空气法》共500多章节,对大气污染防治的措施规定得十分详尽,在各领域对控制目标、时限、保证措施等都有明确规定。只有立法明确、惩处得力,再配合不断加大的环保执法力度,环保工作才能起到实效。

      国家环保总局有关负责人今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38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53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实施细则》第43条的规定,环保部门可对造成重大水污染事故的单位处以最高100万元的罚款。这位负责人说,依据这两部法律,再根据《环境保护行政处罚办法》第15条第二款的规定,国家环保总局在分别通知吉林石化分公司、吉林省环保局和吉林市环保局后,直接对造成松花江水污染事件的吉林石化分公司实施了处罚。

    据山东省环保厅介绍,近日,东营市环保局对存在偷排行为的山东仙河药业有限公司企业罚款10万元,责令停产整治,并查封生产设施,并将案件移送公安部门。随后,东营市公安局河口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该公司污水处理主任赵某某和员工王某某行政拘留5日。

    而我国环境行政处罚主要基于《环境保护法》和《环境行政处罚办法》,具体处罚数额又依照其他管理条例。例如,企业污染防治设施未经验收就投入生产,违反了《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可处10万元以下罚款。“温和”的惩罚无疑让一些污染企业“底气十足”。同时,新环保法虽然提出了按日计罚,从经济手段上打击和震慑企业违法排污问题,但具体实施仍有待推进。

    2004年,杜邦公司因瞒报可能使用了致癌材料,拿到了EPA近3亿美元的罚单。而这仅仅是一张“程序罚单”,处罚的只是该公司未向EPA汇报相关信息的程序性规定。制造的厨具是否有毒尚无结论,因此未开出实体罚单。在“深水地平线事故”中, 美国向英国石油公司罚款45亿美元。德国大众因在美50万辆汽车尾气排放不达标而违反《清洁空气法》,最高单辆车的罚款额是3.75万美元。这意味着大众面临最高180亿美元的罚款。

      然而,就是这样一起无法用定量词来形容的特大污染事故,国家环保总局只能开出100万元的罚单。

    2015年1月1日,新 《环境保护法》正式实施,被誉为是向污染宣战的利器。

    《中国科学报》 (2018-11-08 第1版 要闻)

    反观国外,美国政府早已认识到,小打小闹的罚款对环境犯罪行为并没有威慑作用,要推动环保就需要更严厉的惩罚。这不仅促成了1981年美国环保局环境执法办公室和1982年司法部环境犯罪科的成立,相关部门还传递出了法律规定必须遵守的信息。

      事实上,无论是“按日计罚”、还是完善环境损害赔偿制度以及环境公益诉讼,有关环保部门及学者、专家已多次呼吁,结果却是进展缓慢。尽管如此,人们还是期望通过松花江污染事件这份迟到的罚单,能对这些法律措施的制定和出台有所推动。

    其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按日连续处罚。实际上,除了山东省连续开出按日计罚罚单外,此前,上海、重庆和内蒙古等多个省市已有处罚案例。重庆市环保部门根据《重庆市环境保护条例》中对“按日连续处罚”的规定,对重庆紫光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12月26日至2015年1月5日期间拒不改正违法排污行为,每日处10万元罚款,共计罚款110万元。

    2004年,杜邦公司因瞒报可能使用了致癌材料,拿到了EPA近3亿美元的罚单。而这仅仅是一张“程序罚单”,处罚的只是该公司未向EPA汇报相关信息的程序性规定。制造的厨具是否有毒尚无结论,因此未开出实体罚单。在“深水地平线事故”中, 美国向英国石油公司罚款45亿美元。德国大众因在美50万辆汽车尾气排放不达标而违反《清洁空气法》,最高单辆车的罚款额是3.75万美元。这意味着大众面临最高180亿美元的罚款。

    当然,我国还应积极发展循环经济、建立循环型社会,在尝试使用排污费、使用费、排污权交易等市场手段的同时,扩大公众参与,倡导企业与公众自觉行动保护环境,多管齐下,真正打造绿水青山。

      “现有环保法律、法规偏软;对违法企业处罚额度过低。”这是国家环保总局局长周生贤眼中的环保老大难问题。在他看来,这两大问题已经成为我国阻碍环境执法的一个严重障碍。

    两公司领罚单

    就在中央三令五申严查生态问题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下,还有不少企业顶风作案。究其原因,主要是环境违法成本仍然过低。虽然我国环保部门数百万元的罚单纷纷给出,并辅以追责问罪,但相比其他环保监管体系更完善的国家,处罚力度仍是“和风细雨”。

      发生沱江污染事件之后的松花江污染事件难道没有低额罚款的影响吗?这位专家指出。

    按日计罚将成常态

      他说,以大气污染防治法为例,对超标排污行为,大气污染防治法规定的处罚上限为10万元;对造成大气污染事故,该法规定的罚款最高限额为50万元;再说环评法,对违反环评擅自开工建设、违法“三同时”的行为,环评法规定的罚款上限20万元,而且必须经过限期补办,逾期未补办手续才可实施该项处罚。

    “背靠”新《环境保护法》,山东省环保厅等地方环保部门的环境执法推进力度明显加大。

      看后果:“便宜”了环境违法企业

    王先良表示,新《环境保护法》在环境违法上加大了处罚力度,但还不够,需要持续推进对环境污染的打击力度。

      “现有环保法律、法规偏软;对违法企业处罚额度过低。”这是国家环保总局局长周生贤眼中的环保老大难问题。

    此外,另有两家公司领到了按日连续处罚的罚单:临沂华龙热电有限公司因外排废气二氧化硫超标,被环保部门按日连续处罚100万元;济南裕兴化工因氮氧化物超标,被当地环保部门按日连续处罚48万元。

      对此,这位负责人算了一笔账。他说,这个企业实际上每天产生废水4万多吨,按处理成本每吨1元计,每天必须支付环保费用4万元。环保执法人员即使按照法律的最上限罚款10万元,也不过是它两天的污水处理成本。

    截至2月5日,已查处环境违法企业14家,对2家实施按日连续处罚。其中,临沂华龙热电有限公司被按日连续处罚100万元,济南裕兴化工被按日连续处罚48万元。

      在“按日计罚”的基础上,还必须强化环境法律责任,增加处罚种类。这位负责人表示,如,对环境违法者的行为新设予以通报批评的声誉性处罚;对有主观故意、情节严重的环境违法责任人新设拘留等处罚;按照“过罚相当”的原则,大幅度提高排污收费标准和罚款数额;扩大“责令停业关闭”、“责令限产或者停产整治”、“限期治理”、“没收”、“责令拆除”等手段的适用范围。

    为了保障这些措施的落地实施,在新《环境保护法》正式实施的前夕,环保部分别出台了《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实施按日连续处罚办法》、《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实施查封、扣押办法》等4部对应的细化办法。

      这位负责人做了这样一个测算,他说,例如,大气污染防治法对超标排污的现行处罚上限是10万元。如果法律明确实施按日连续处罚,企业超标排污如果持续不改,按上限罚款,每月将累计达300万元,一年将高达3000多万元。相信这样的处罚力度,不仅对中小企业,即便对于多数大企业,也必将产生巨大的威慑力。

      “对重大环境污染事故,即便是沱江和松花江等特大污染事故,水污染防治法规定的罚款上限也不过为100万元”。他认为,正是由于法定罚款上限低,不足以制裁、震慑和遏制环境违法,致使许多企业宁愿选择违法排污并缴纳罚款,导致恶意偷排、故意不正常运转污染防治设施、长期超标排放等持续性环境违法行为大量存在,严重损害了环境法制的应有威严。

      显然,按照我国法律规定,这100万元的罚款已是最高限,也就是说,按照现在环保法律的规定,这个罚款数额已是顶破天了。

      “这样的处罚规定对企业有何‘威慑’?企业不仅通过超标排放可以节省成本,即便被处以最高罚款仍然可以节省大量污染处理成本。”这位负责人认为,包括松花江污染事件在内的太多的例子都证明了这一点。他说,对于部分“精明”的企业家而言,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成本,他会选择宁愿环境违法和交纳低额罚款。

      2005年11月13日,吉林石化分公司双苯厂硝基苯精馏塔发生爆炸,引发松花江水污染事件。松花江污染事件震惊了世界。有专家说,把它看成是建国以来最大的环境污染事故一点不过分。

      “现行的处罚规定,显然‘便宜’了环境违法企业。”这是国家环保总局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负责人今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的一个核心意见。

      事实上,低额罚款和只可给予一次处罚的规定,实际上是“鼓励”违法、纵容违法。

      论实效:应当实行“按日计罚”

      他认为,完善环境损害赔偿制度对于污染事故也是一个有效的处罚手段。比如,松花江污染事件发生后,就应及时提出环境损害赔偿。通过法律明确规定环境污染责任人不仅要负责赔偿因环境污染造成的人身和财产损害,而且要承担“对环境的损害”,包括生态环境质量的退化以及应急和修复等相关费用。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环保违法尚需重罚,松花江污染只罚百万

    关键词: